千切紫露

一个无授权的渣翻,努力提升日语中…
实况:K、R,平合组相关/文炼:宰(攻)中心、芥太友情(?)向 超喜欢无赖派!
总之是个有点迷的家伙?但是自认为性格还是不错的…欢迎搭话!!


pixivdi=62842417
注意:
此为无授权汉化,如有任何问题请先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删除!

个人很喜欢的一篇短漫…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这篇?

说起来…玩这个游戏的话大家的日语应该都还不错的样子…如果大家都看过了这边短漫的话也请以温柔的目光看待我…!(つд⊂)主要汉化了也是想做个收藏什么的…

如果大家也都很喜欢这篇的话,请去给原作者打分!

地址:  https://touch.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62842417&ref=touch_manga_button

注意:
此汉化为无授权汉化!!

如果有任何问题请立刻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删除!

此漫画和三次元的实况者们没有任何关系。

希望喜欢此漫画的各位能去给原作者打分!

pixivid=49580578

突然诈尸。

reto桑你们…怎么能这么可爱…



然后这个系列其实还有几张…抱歉就捡了两张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汉化了┌(┌ 、ン、)┐剩下的如果有时间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补上来…´_>`

とある男のとある最悪な半日

原文地址: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6784007&mode=text#1

※只是借用了名字,与三次元的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试着用和上回不太一样的方式粗糙的翻译了,真是十分抱歉。

※这篇文章是无授权翻译。如果有任何问题请通知我,我会立即删除!

这次是关于レト,キヨ,牛沢的故事。如果您能喜欢的话我会很开心~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去给原作者打分~!

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とある男のとある最悪な半日(某个男人最糟糕的半天)

他是在六点之后这非常微妙的时间才过来的。
打开自己的房门,看到来访者的一瞬间,我非常惊讶地眨着眼睛的问道「怎么了」

「キヨ君・・・・」 

现在,在我眼前的是呈现出非常凝重的表情的レト桑。
如果是平常的话,即使到外面闲逛的时候也几乎空着手的レト桑,现在却背着被一些啪啦啪啦作响的东西充满的背包。
他没有预约就来我家恐怕还是第一次吧。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诶、什么?」

我因为惊讶而张大了嘴。
レト桑用像是被抛弃了的幼犬一般的眼神、向上看着我的脸。

「我已经没办法了啊。它已经日复一日的变严重了。
我真的束手无策了。但是,即使向キヨ君说实话,也只会徒增迷惑吧。
虽然我真的很想自己解决这件事,不过果然还是不行啊。・・・・キヨ君」 
日复一日变得更严重?
向我挑明也只会带来迷惑?
所以很想自己解决?

レト桑的话在我的脑中来回反复。
看着少许泪眼的レト桑的眼瞳,我的后背流过大量的汗水。

「已经不行了。已经忍耐不下去了。・・・・キヨ君、现在就开始去做吧?」 
レト桑的话牵引起我全身的血液。
头脑陷入了混乱。

诶?レト桑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虽然确实觉得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不过果然是那种爱好吗?

我抑制着想从这里逃走的冲动,抽搐着把表情归回正常。
レト桑闭上嘴等待着我的回答。
说实话,还算是对异性抱有兴趣的我、也有几次泡女孩子的时候。
但是实在没想到泡男人的日子也会到来。

「那个—啊 、虽然我对レト桑的心意感到很高兴吧(不,虽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啊・・・・」
说到这里我停下了。
虽然我并没有把レト桑当成那样的对象,但是对我来说レト桑是我同业中重要的人啊。
和他在一起录实况真的好开心、也想要将那样的时间好好守护。
所以现在,如果在这里拒绝了他,两人的关系就会变得僵硬这个事实导致我瞬间迷茫了起来。

「不、レト桑。我就简单地说了。我啊、就算レト桑全身都整形成佐佐●希的样子我也会因为已经有了这样的人所以无法喜欢啊!」 
一气说完,我整顿了一下气息。
说得好啊キヨ。想像某奥林匹克金奖的选手那样自己表扬自己。
レト桑因为我的话而睁大双瞳,表情迷惑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キヨ君。为什么对话里会有佐佐●希出现?」 

露出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レト桑歪着头。

「 诶、因为レト桑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来找我告白的吗?」

「哈啊!?」 

レト桑唰的后退了一大步、用像是看着可疑分子一般的眼神看着我。
我终于意识到我们两个的话题根本没对上这件事。
好不容易止住的汗水再次流了下来。

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在我这么问他的同时,从レト桑背包少许开着的空隙之中,看到什么东西往外掉了出来。
那个东西在我的脚边旋转。

像零钱那样大小的圆形,闪闪发光的,就是游戏中心的代币。

「喂ー、牛沢ー快起来」

我啪嗒啪嗒的拍着正在我的床上睡的香甜的牛沢的脸。
大概在レト桑到访的一小时之前牛沢来到了我家。
用着PC坏掉了所以借用一下作为借口,却不知为何开始擅自把冰箱里的啤酒拿来喝,然后就那样睡过去了。

「・・・・干吗啊。我这里正睡的香呢。咦、这不是レト嘛。」

牛沢用力的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来回看着我们。
不久他黑绿色眼镜里的眼睛终于看到了我们塑料袋里装的东西,便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打着哈欠问「什么啊、这么多的硬币」

「之前不是有一个比谁得的奖牌最多的游戏,然后我赢了嘛。
那时候,赢的人有奖品三千枚代币,但是完全花不完啊。倒不如说还渐渐地增加了。
所以就想拜托玩这个游戏玩的特别差劲的キヨ君帮我消费这些代币,所以把它们带来了」

レト桑带过来的代币估计已经有五千枚了。
现在就一起开始做吧、其实就是现在就一起去游戏中心玩奖牌游戏吧、的意思。
完全容易混淆的说话方式造成了非常丢脸的误会,想要将那个自己忘掉一般,我无意识的将装满代币的袋子扯得更紧了。

「就分成3分吧。牛沢也现在去游戏中心、一起去嘛」

对于我的话,牛沢只说着「好麻烦」表情变得不耐烦起来。
我牢牢的抓住了想要逃跑的牛沢的衣袖

「我就算了。就在这里看家吧。」

「要让牛沢看家吗。肯定会随便翻我的东西的吧」

「诶~?还在为随便看了キヨ君的AV的事情生气吗?」

因为醉着所以还不很清醒吗,牛沢用口齿不清且唠唠叨叨的语气说着话。
对着因为还有些醉所以对着这件事不放的牛沢、觉得真麻烦的我啧了一声。
对这种话题不是很擅长的レト桑向我们这边扫了一眼,嘴角笑着但是没有看向这边。

「不是我说啊、キヨ的趣味还真是热烈啊。什么啊那是。赤裸的女人在电话亭里被围攻的企划」

「那个才不是我的呢。是ガッチ桑的!因为妻子发现了的话就糟糕了,就说要寄存在我这里强行塞给我的!」

「キヨ君,真的很恶心啦。刚刚也是・・・・」
听到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的レト桑的话语 牛沢问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因为觉得被牛沢知道这件事会很麻烦吗、レト桑说着「什么都没有」向着一边扭过头去。
レト桑还真是不擅长这种话题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装着代币的袋子递给了牛沢。

19点20分。

在这时我已经相当身心俱疲了。



说到奖牌游戏,就是那种如果你觉得代币会增多它就会减少,你觉得它会减少它就会增多的游戏。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只是,我将 它好像会减少 的意念投入到我的代币上去的时候,它们就这样眼睁睁的消失了。
「这样反而也很厉害」レト桑和牛沢惊讶凑过来向我的手边看去。
那样的话反过来如何呢、我用着试试看能不能用会增加的心情将代币投进去,可是代币还是以非常惊人的气势消减掉了。

「果然交给キヨ君就对了啊。简直是天才啊。」

「キヨ、我的代币反而增加了、这些也帮我花掉吧」

レト桑和牛沢两个人将各自抱着的硬币交付给我、就立刻格斗游戏的方向走去了。
我斜着眼睛看着那两个开始兴奋地在游戏中咔咔挥着铁拳的人,我淡然地继续投入了代币。
我的消费率惊人的安定。总觉得渐渐悲伤了起来。

硬币之神、您就这么讨厌我吗。

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总算把一共5千枚的代币消费完了。
レト桑和牛沢「啪啪」地拍着手。「キヨ君,真是太感谢你了」虽然レト桑向我鞠躬道谢,但是完全高兴不起来。
现在的我、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呢。虽然眼下已经被一个非常巨大的熊挡住了不是吗。

「稍微去哪儿喝点酒吧」牛沢这么提案之后就开始擅自找起酒屋来。
现在、20点半。即使已经接近夏季,周围还是暗了下来。
风也有点冷飕飕的。
车站前的大道,即使三个人并排走着也非常宽阔。然而我还是在レト桑和牛沢的后面走着。
他们两人走路简直毁灭性的慢。
以前,在我一个人快步向前走的时候,那两个人就会说「你腿长了不起啊」这样偏向地喝倒彩。

我看着在我两米前レト桑和牛沢的背影。
身高有点矮的他们两个,明明比我年长,却长得像大学生一样。
看起来人畜无害保持着良好的气氛的两个人,和看着品格不是很好的一头红发的我,总觉得就像炸油豆腐的一方和被炸的一方。

差不多走了五分钟,前方出现了一位正在道路上巡回的警官。
明明我没有做任何的坏事,却无意识的绷紧了全身。
肯定不会被叫住的、因为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你等一下」的声音。

诶,真的假的。这么想着,结果就真的发生了。
警官抓住我的肩膀。
我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
レト桑和牛沢也停住了脚步。
这两人都摆出一副要惊掉下巴的表情看着我。

「你、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跟着这两人?」

啊啊、果然变成了这样吗,我感到全身一下子失去力气了。
看起来这位警官是以为我是瞄准草食系男子的品格糟糕的男人了。
明白到我遭受了巨大误解的レト桑开始全力的向警官辩解。

「不是这样的。他是来帮我消费我带着的大量的硬币而来的」

虽然レト桑立刻拼命的为我辩解,不过辩解的方式反而更让人容易误解了。
为什么这家伙非得要用这么麻烦的说明方式啊、我非常想哭。

「诶?硬币?那是说赌博的事情吗?也就是说你和那边的茶发男孩玩赌博机之后得到的钱吗?」

才不是、那个硬币是游戏中心的硬币啦、笨蛋!我抑制着自己想要大叫的冲动。
我的经验告诉我不认真的辩解的话,事态就会继续恶化。
看起来想要冷静的将被误解的状态摆脱的牛沢,向我的方向看过来。

「我可是说了我不想来的。只不过他非得说 你也一起来吧・・・・」

牛——沢——。
这么想的瞬间就被打脸了吗!牛沢比我想象的还要腹黑啊。
事态喜剧一般的恶化下去,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啊。
忍着笑容的牛沢,惊慌失措的レト桑。
对于现在的场面觉得已经怎样都好了充满着乏力感的我,和仍然没有理清这个状况的警官。

在那之后,直到在警官终于解开了误会、差不多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被牛沢叫了起来,我睁开眼睛。
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我意识到这里是自己的房间。
全身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想起了昨天晚上,乘着势头喝到第二天为止的事情。
然后就这样,レト桑和牛沢都在我家留宿了。
床上是空着的。看起来,昨天我们三个是挤在地板上一块儿睡了的样子。

「・・・・咦、レト桑呢?」

「大概30分钟之前回去了哟。说是住在一起的女朋友会担心他什么的」

「唔—嗯、女朋友啊。・・・・女朋友是说!?」 

还迷迷糊糊的脑袋像被电流流过一般一下子清醒了。

「レト桑,现在有女朋友来着??」
「不是有的嘛、那个脾气超级暴躁的家伙。我也被抓了好几回。」

牛沢笑着看着自己手指甲。
看着那里几道红色的印子,我垂下头嘟囔「什么啊・・・・ 」
女朋友,说的是猫的事情啊。

牛沢一边坏笑着,一边将装着水的酒杯递给我。
但我因为牛沢又开始关心这样那样的事情,所以又对他恨不起来。
我只是觉得他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昨天你还真是狼狈啊。被认为是尾随レト桑和牛沢的变态,奖牌游戏也玩的很惨,还被警官当做赌博的人」

我嘟囔着说着些抱怨的话。然后摆着不高兴的表情把杯子里的水喝了下去。

「但是啊,警官的那件事キヨ也有错嘛。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说我们是朋友。」

牛沢在说这些的时候, 我正咕噜一声把水喝下去。
冷水侵蚀着我的肠胃。

「牛沢暂且不提,レト桑的话并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吧?」

「不、虽然我也没把你当朋友」

「・・・・诶!?」 

「骗你的啦」

牛沢小声的笑了。
然后,用意味深长的语调说着「确实说不定是这样啊」

「キヨ也好レト 也好,为什么会被夹在不是关于实况的事情的话就不能见面的束缚play里面、我也是觉得像个迷一样」

牛沢的话语一下子刺向我的胸口。
我和レト桑在一起玩的时间相当长了。
但是那只在于和实况有关的事情。如果从个人的生活来说的话,就连几个小时都没有。
所以昨天才真的很开心,非常开心。
以作为普通的朋友而玩耍的气氛。

「レト要是也像我一样没有理由,直接来キヨ家里就好了嘛」

「不,我是觉得他不会像牛沢那样的哟」

我大概露出了苦笑吧。
牛沢在上个月,说是为了节省电费要来住一下、说着这么重大的事情然后就在我家住下了。
对待牛沢如要给同胖虎和小夫补贴的两倍,心地就像静香一样圣母一般的我,什么都没说就放任了他的要求。
想跟昨天的警官说清楚。
明明被榨取的那一方根本就是我,这样的话。

「嘛,毕竟レト为了作为レト而成为キヨ的朋友那么拼命了呢?还真是辛苦他了啊、那么拼命的使硬币增加了。」

「诶?不是使硬币增加了,而是硬币单纯的增多了吧?」

听到我的话,牛沢瞪大了眼睛。

「诶,キヨ,你真的不知道吗?如果真的是为了代币花不完而困扰的话,直接把剩下的交给店员不就好了嘛。再说,比キヨ还不擅长这种游戏的家伙,不是哪儿都有吗」

「诶,那,难道说・・・・」 

「想和キヨ一起去游戏中心什么的都是借口哦?レト也想和キヨ普通的一起玩啊。所以说,我才找着不想去的借口啊。」

キヨ有时候大概也有点天然、吧。牛沢笑着想。
无论是什么事都在隔着一步的位置上的牛沢,真的是能分辨各种各样的感情啊,我这么觉得。
我越寻找和推测レト桑的感情,就越在往反方向理解呢。
明明相处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但是总觉得思考那个人的事情的时候,就会觉得一点点都不了解他。

突然我的目光触及到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桌子腿儿的旁边,残留着一枚硬币。

「就用那个把它增加到三千枚,然后邀请レト到游戏中心的话怎么样?」

牛沢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我沉默的把那枚硬币捡起来,用力的握在手中。
然后,祈祷着。

硬币之神啊,就算只有一会儿的时间,也请您稍微的喜欢我一下。
让我就这样一直赢得代币吧,因为有一个我无论如何都想和他成为朋友的人在等着。

END 






硬币,代币,奖牌=メダル呜呜呜我错了翻译的这么混乱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2恩 by真子

阅览注意

※这篇文章是无授权的文章,如果有什么问题请通知我,我会尽快删除。

※只是借用了实况者的名字,和三次元的人并没有任何关系。

※原文地址: 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3957719
喜欢这篇文章的可以给真子桑打分!可以的话也请去看看原文~!

总觉得这篇的翻译水平变差了…非常抱歉( ´_ゝ`)如果发现对于原文的意义如果有偏离请指出!

最后,我觉得标题大概是那样翻译的(被揍)
……觉得奇怪的话大家无视掉标题的翻译就好了!

如果没问题的话↓↓↓



2恩 (两份恩惠)

描写了キヨ桑和レトルト桑吵架了的故事。

  「不要再靠近我了」

  完全不再是实况里展示出的温柔的声音,而变成听起来真的很生气的、刻意压低的声音。然而,キヨ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只是无言的睨视着他。用余光看到这一幕的レトルト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便将头转向了别的地方。

  今天两个人一起外出了。对于从北海道来的キヨ,レトルト从心底欢迎他。本来应该会聊许许多多有趣的话题,玩许许多多的游戏的。但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了争论。两个人都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所以也没有人道歉。

  那我来这里不就只是浪费了交通费吗。キヨ说。

  レトルト表示关我什么事。

  虽然现在两人进入了某个茶店里,但是レトルト觉得再在这里呆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于是沉默地拿着账单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可是キヨ也不由得跟着他站起来,掏出钱包想要将自己的份结账,然而レトルト已经将两人的份都付款完毕。然后就连看都没看キヨ一眼便从店里走出去了。这种行为让キヨ更感觉到烦躁。

  不再靠近着。按照他说的话,キヨ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后面。看着レトルト的背影,キヨ不快的想:这样不就像他那边更有优势吗。于是他趁着レトルト没有往后看的时候,默默地走向了通往别处的道路。没注意到这件事的レトルト只是自己一个人走着。因为已经来过东京好几次,大体的地理位置也都能记住。这不是正好吗,キヨ一边想着一边往自己想去的地方走去。


  突然迅速向后面转过身。但是本应该跟在后面的那个男人却不见了。觉得奇怪之后去找也没有找到。难道是迷路了吗?有一瞬间慌张了起来,但是立刻又觉得没有必要。キヨ来这里的时候也一直是在自己家里住的,所以行李也放在自己家里。就算把他放着不管也会自己回去的吧。如果那时对方先道歉的话,也不是不能原谅他的。于是レトルト也向着自己想去的方向走去了。
 




  「……」

  这两个人现在,正在同一个场所里呆着。

  真希望可以消磨时间、能赶紧度过这漫长的时间就好了。就算是暂时也想忘记这种折磨。是的,这两人都来到了他们最喜欢的电影院。

  他们自认为是知道对方的想法的。但为什么没有预料到呢。两人同时咒骂着自己。

  「…随便看看吧」

  「是啊」

  用着简直像是要看不到电影的角度,各自面向屏幕的另一端。…只是、难得的电影内容根本没看进去。脑袋里对方的容颜浮现在眼前。然后又考虑着这之后的事情。胡乱的度过了很长时间。
 


  夕阳西下。道路周围被染成了红色。

  在レトルト回家的途中,有一个还算大的公园。这里有喷水池、充足的游戏设施、绿色植被也很丰富的,对于小孩子来说非常有人气的公园。看着到处玩的开心的孩子,虽然也许还没到那个地步,但是真想像他们那样欢笑。虽然还是有点生气,但是也觉得差不多够了吧。为了这个就不得不和キヨ取得联系。但是又不想从自己这边先和对方联系。那边估计也不会发来短信的,拿出手机来确认了也果然什么都没有。说的也是啊,对方也一定和自己是同一个心情吧。

  不管怎么说、总之先回去吧。自己回不去的话那家伙也进不了家。本来想到这里之后打算回家的,却突然看到有两个女孩儿在树下面商量该怎么办。因为有些在意于是用温柔的声音问了问,看起来是帽子挂在树上的样子。再怎么说都是挂在了小孩子的身高够不到的位置、就说着“我帮你取下来哟”一边伸出手……

  「唔嗯…诶…啊咧…」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就能够到了。但即使踮起脚尖,即使跳起来用指尖去够也差一点儿。那个距离令人焦急。小女孩儿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也不是、又不可能就这样离开。レトルト不死心的再次伸出手。

  嘶、

  从身后伸出了别人的手。那只手稳稳地抓住帽子,轻松的拿了下来。

  「给」

  把帽子递给了小女孩,女孩儿们接过后笑着道谢然后跑走了。取下帽子的那个人朝着レトルト这边走了过来。

  「真挫」

  用鼻子发出嗤笑。

  那句话吧本来已经沉下的愤怒再次激了上来,レトルト发出 啊啊!? 的火大的声音。

  「如果我不来的话你绝对会让别人看到很逊的一面了吧。肯定会被想‘真是不中用的大人啊’这样」

  简直像是在嘲笑自己一般的言行,レトルト真的生气了。对着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咧嘴大笑嘲讽自己的キヨ、レトルト攥紧了拳头。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放出这一句话。キヨ仿佛因这一句话和从下面传来的带着威压的瞪视而闭上了嘴。他们无言的互相瞪着。风停了下来。树木停止了摇摆。孩子们的声音变得很遥远。レトルト缓缓的开了口、
 









  汪汪汪!!!

  「呜啊啊啊啊啊!?」

  在那瞬间,突然出现的大型犬一边狂吠一边向这边奔过来。它一边叫一边在两人身边转来转去,怎么也不肯轻易离开。但是立刻有一个看起来是主人的人慌张的跑过来,说着 抱歉我们家狗它… 一边低头道歉。

  「……」

  重新变回沉默的两个人。然后同时将目光聚集在同一地点。

  レトルト的手、正紧紧抓着キヨ的衣服。

  「……不是说已经不怕狗了吗」

  「……………………吵死了」

  对于立刻将手抽回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レトルト,キヨ很明显在忍笑。对着身体“唰”的变热的レトルト,キヨ张口打算说些什么、

  本来是这样的、
 







  嘎啊啊!!!!嘎啊!

  「呜哇啊啊啊啊啊!?」

  这回是潜藏在树木间的乌鸦们一起鸣叫着飞了出去。扑啦啦搧动翅膀的声音加上无数黑色的影子怎么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

  沉默。然后又一次将目光聚集到和刚刚不同的另一场所。

  キヨ的手扶在レトルト的肩上。

  「……你还真是不喜欢乌鸦啊」

  「………………不喜欢哦」

  对着用少许别扭的声音说着 不行吗?的キヨ,レトルト也在憋着笑。

  「……啊哈哈哈」
 
  「…哈哈哈」

  会被动物吓到的大人普通的逊。我们两个、简直像笨蛋一样。

  笑了起来。这既是在笑对方,也是在笑自己。在笑着和好之后,从两个人的口中吐出对不起三个字来。两个人所讨厌的东西最后却帮助了他们。虽然内心五味杂陈,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感谢它们了。

  我肚子饿了啊。

  那就去找家餐馆吃饭吧。

  两个人肩并肩一起走着。向往常一样的,友好的两个人。

  「呐キヨ君」

  「嗯?」

  「我刚刚觉得好孤单啊」

  「……我也是,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啊」

  「果然还是一起呆着比较好呢」

  「在一起会比较开心呢」

  「开心是最重要的」

  「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对吧」

  「对吧」

  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藏在主人影子里的大型犬和电线杆上的乌鸦就像说着“真没办法”一样紧盯着像喝醉了一般互相搂着肩走路的那两人看。

终.

────

(作者的话)

就像那样吵一两次架的事情会不会发生过呢、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脑海中浮现不出那样的画面呀!果然关系很好才是最棒的呢!

雪之小忆 by 真子

阅览注意

※此作品和现实中的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无授权 如果有任何问题请通知我,我会立刻删除。

 

※主要讲的是kiyo童年时发生的故事。如果有翻译不准的地方欢迎纠正!

补:(突然觉得还是应该把“的”翻译成“之”比较好啊,之前真的非常抱歉,而且居然这么久才反应过来什么的……)

如果没问题的话↓↓↓

 

 

 

雪之小忆(ユキノコメモリー)

by 真子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539961

 

 

虽然这大概是我小学左右的事情了吧。 

 

快要入冬的时候,雪也已经积了一点了呢、然后我就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结果在玩雪的过程中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那时候因为很小又很开心的缘故完全没有考虑后果,结果去的地方已经离我家相当远了,察觉到这件事是大家都已经游玩结束各自回家只留下我一个人的时候。诶,这里是哪里?…才意识到这件事。 

因为是冬天太阳下山的也早,不一会儿就暗了下来,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肯定很恐怖吧。不、现在想起来也很可怕啊。 

然后呢,我身边当然没带手机,也没带零钱所以也没法使用公共电话,我就只能靠自己回家了。但是我现在停下的地方是乡下,这个时间完全没有人而且也没有街灯真的是漆黑一片。又暗又完全听不到人的声音、当时都已经要哭出来了啊。而且冷才是最糟糕的。但我总算忍住没有哭了,因为就算哭也不会有谁注意到你。我拼命忍着哭泣咯吱咯吱的踩着融化的雪中走着。一个人。 

然后啊、嘛、就摔倒了。脚变得非常疼痛。全身已经被冻的哆哆嗦嗦觉得更加冷了,即使这样也为了不哭出来而努力擦去脸上的泥。虽然已经真的快要哭了。 

 

这之后啊、在我前面出现一个人,有谁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这个人向我这里靠近。虽然当时天太暗看不清、但是隐约觉得是个年轻的哥哥,围着红格子的围巾。那个哥哥,看到了哆哆嗦嗦并且脏兮兮的我、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身上脏的好严重啊」 

 

 

 

 

…这样的说了。如果是现在的话,我肯定会想着,啊、是一个关西人啊ー但当时的我却不知道这个口气是怎回事啦。唔哇、被一个奇怪口音的人问了话了,怎么办万一是变态怎么办…。…抱歉抱歉、说变态是骗人的啦。 

然后啊、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明了。然后那个大哥哥就一边“唔嗯唔嗯”的点头一边听我说话。…然后啊…我就如此说明了…… 

 

「…已经、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这里好冷我又回不去呜呜呜…」 

 

…渐渐到了忍耐的界限,我哭了出来。雪花和泪痕和鼻涕混合在一起实在是容颜崩坏。直接呜哇啊啊啊的哭出来,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还真是糟糕呢、嗯。 

看到我这样的哥哥,一边说着啊—别哭啊别哭啊,一边拿出手帕和纸巾帮我擦掉它们。 

 

「在这之前都是一个人啊—你努力了呢。你是个很强的男人哦,很了不起呢」 

 

接下来就交给哥哥我吧。哥哥这么说着用他的围巾将我包了起来。 

 

 

…虽然这时候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但是因为被哥哥牵着手,我安静了下来。虽然想着这是要去哪里呢,但是总觉得跟着他走的话是没问题的呢。然后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家在北海道熟识的店里,那位哥哥和店员说了些什么,并且给了我一杯热可可。 

只知道数十分钟后我的母亲来到这家商店,带着非常担心的表情亲吻了我。然后又对哥哥说了些什么,一边道谢一边点头。该说是一下子感到了安心还是疲劳呢、总之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所以也没向那位哥哥道谢。明明我最应该说点什么才是,可我还是什么也没说。 

 

…在那之后又过了许多年,我又向母亲问起那件事来。 

哥哥在到达商店之后立刻就跟店员把事情的经过说明了。然后刚刚好店员里面就有一个知道我的事情的。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虽然如此怀疑,但好像在乡下住着的人大家都互相认识的样子。即使不是非常肯定,啊那个人难道不像和◯◯认识的△△吗ー?这样的?所以意外的很快就和我家里联系上了。然后我就平安的回家了。啊、但是当时的那位哥哥、名字啊联系方式啊什么都没留下。虽然母亲也反复打听了他的事情,但都被他说他并不是北海道人而中断了。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再见一面呢。因为最后也什么都没有说、而且那个哥哥的围巾也落在这里了。肯定会觉得不还不行的吧?…那条围巾、当然直到现在也都留着哦。虽然给大人用的围巾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相当大、但在那种情况下超级暖和呢。而且也很柔软。热可可也有一种非常好喝的感啊ー。那个哥哥,为了使我的不安减少一些也一直陪我说话来着。 

 

……之后,我就问我母亲,那个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因为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然后啊、母亲就说,是一个二十多岁左右茶色头发的、亲切又温柔的人。……现在想想的话、那不就是……… 

 

 

 

 

 

 

 

 

 

 

 

 

 

 

 

 

 

 

 

 

 

「不是跟レト桑完全一样吗?对吧」 

 

 

 

在被真正冬天的寒气侵染着身体的今日的此处。 

广播收录之前,惯例的闲谈。 

 

『怎么可能会是我啊。这都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 

 

「嗯ー、嘛虽然是这样啦。即使是这样也觉得真的好像啊ー」 

 

况且我才不会理你这种臭小鬼呢、レトルト说。 明明现在就在和这个臭小鬼搭档。キヨ对着レトルト反驳道。

 

『那条围巾还整洁的保管着吗?没问题吗?没有发霉吧?』 

 

「才没有发霉呢!没问题的哟还很整洁哟」 

 

『…说起来キヨ君、这之前我和つわはす君来北海道的时候你围着一条方格花纹的围巾来着?难道说用的是那一条吗?』 

 

「才不是才不是、只是在那之后就一直在买和那条围巾差不多的而已。如果一直围着它的话说不定就能再次相遇了啊ー我一直这么想呢」 

 

『唔哇、像女人一样』 

 

「啰嗦」 

 

 

……在你来到北海道的时候,就算是我也吓了一跳啊。 

 

キヨ回想起来。在那时候,去机场迎接来游玩的两人的时候。 

 

 

 

 

 

 

 

 

「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就在那时,突然,将那个人的事情想了起来。 

 

 

 

 

…在见到围着红色方格围巾朝这边温柔的笑着的人的那一瞬间、 

 

 

 

 

 

我们又见面了………我深深陷入这样的感觉之中。 

 

 

 

 

 

 

 

 

 

 

 

 

 

 

『…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围着相同样式的围巾呢』 

 

「还被つはわす君狠狠的嘲笑了呢。说着 这不是一样的嘛!」 

 

『虽然花纹和色调还是稍微有点不同的呢』 

 

「嗯、多少是这样呢。但是我立刻就摘下来了」 

 

……好了,没用的话就差不多说到这儿吧,差不多该录制广播了呢。 

OK—、对着开始转换头脑的キヨ,レトルト说道、 

 

『啊、キヨ君』 

 

「嗯?」 

 

『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就好了呢,和那个人』 

 

「……是、这样呢」 

 

到时候要好好道谢哦?对着这样说的レトルト、说着我知道啦、キヨ这样回答着。 

 

 

 

 

 

 

 

 

 

 

 

 

 

 

 

 

 

 

「谢谢你」 

 

 

 

 

 

在レトルト听不到的地方、但是一定能通过レトルト、传达到那个人那里。

 

 

我、如此相信着。 

 

 

 

 

 

 

 

终. 

 

 

 

__________ 

(作者的话)

 

各位、请大家一定要特别小心冬天走夜道!!!(北海道出身北海道在住中) 

另一篇~!总算翻译完了……第一张图的说明那里卡了好久(各种形式上的)最后连蒙带猜的意会了一下(喂)这次的修图好像也有点奇怪……?真的是非常抱歉!

最后平和组的大家真的超↑可爱。

此外,此漫画为无授权翻译!如果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我会尽快删除!

pixiv id=46800904

(话说,没人注意到p1左下角的kiyo君嘛ww)

救えない命 第三話:電話 byルトレ

阅览注意

此作品与现实没有任何联系。
无授权,如果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我会立刻删除。

这是关于实况者的文章,生病梗注意!如果无法接受请不要阅览。

所有的标点符号都按照了原文。

如果您也会喜欢的话我会很高兴。

原文 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5901309

没有问题的话请往下↓↓↓




第三话:电话

从医院出来,稍微走一会儿就是两条分叉道。

右边是我回家的方向,而左边是つわはす君和p-p回去的方向。


つ「拜拜キヨ桑」 

p「拜—拜—!」 

キ「哦—」 

我随意的回应后和つわはす君还有p-p道别了。 

……明明才九月还真是冷啊… 

《哔哩哩哩》 


キ「啊?」 


衣兜里放着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在这个时间里谁会…结果是フジ啊。 

我看着手机上显示着“フジ”的文字,哈啊…的发出叹息。 

总之先接了吧。如果是无聊的事情的话就立刻挂掉、就这么做吧。 

キ「…喂」 

フ『啊!キヨ!レト桑的情况没事吗!?』 

啊…说起来フジ和レト桑也是好朋友来着啊。 

キ「哦哦、已经恢复元气了」 

フ『真的!?即使没带苹果啊或者レト桑喜欢的螃蟹的物品什么的也可以吗!?』 

キ「嗯?哦、哦…大概没问题…『啊、还是说拿着游戏机会更好一点呢!?病房里有插座也充不满电,遇到有趣的游戏还要借充电器…啊啊啊但是在医院里可以打游戏吗…!?;』 

キ「啊啊啊啊烦死了!!我都说了没关系了就相信我吧!!;」 

フジ担心的性格也太过头了好麻烦啊!!; 

フ『啊…抱……抱歉…;』 

隔着电话也能明白的踌躇的声音传了过来(注意到了)。← 

キ「真是的……那我明天和レト桑一起出去 、要一起过来吗?」 

フ『!我要去!即使你不同意我也要去!』 

キ「哈w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啊…w」 

フ『啊、抱歉…』 

フジ道歉过头了吧。 

キ「嗯、我现在还在外面可以把电话挂了吗?即使是正宗道民的我也觉得很冷啊」 

フ『啊、你现在在外面吗?抱歉啊、那我挂了?晚安』 

キ「嗯、晚安」 

我将电话挂掉放回了口袋。 

…赶紧回家喝可可之后睡觉吧。 

吃饭就免了。 

我一边考虑着回去之后的事情,一边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之前汉化的,因为最近大概会非常忙所以先放出来其中一个作者的吧~!

啊,顺便,reto桑超可爱!!

Pixiv id=46124092

无授权,有问题的话请通知我,我会及时删除。

救えない命。第二話:病院by ルトレ

病院

此文章和现实中的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以reto桑为中心的平和组的故事。生病梗出没注意。

渣翻。

所有的标点符号都按照了原文照搬。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病院



レ「嗯啊……奇怪……这里是……」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住在纯白的房间里。


纯白色的房间……这里是医院吗…?


レ「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啊、…」



想起来了。

我,确实病发来着…



「说、说起来实况!呜……!?;」



胸口附近剧烈的疼痛起来。

发作却只是胸口那块儿疼,不是很奇怪吗…

而且即使看了也看不到明显的伤…



《嘎啦嘎啦 咚》



キ「嘿——各位……!?レト桑!?」


p「诶!?起来了吗!?」



门被打开之后,出现的是带着夸张表情的キヨ君和p-p。



レ「キヨ君!p-p!……啊咧…つわはす君呢…?」


つ「我的话从刚刚开始就在这里了啊…」



从窗边的方向传来了つわはす的声音。



レ「呜哦哇啊!?嘶!好痛!!;」


つ「!?没、没事吧!?;」


レ「没、没事…话说你是什么时候…;」



我刚刚起来的时候那里明明没有人的…;

而且从刚刚开始心脏就如被针连续刺扎的疼痛。

说起来,这之前也有这种情况吧……到底是什么啊这个。



つ「不……在看レト桑的状况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大概是在睡着的期间滑到地板上了所以你没有察觉到哟」


レ「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真是的、吓了我一跳啊—…;」


p「被吓了一跳的是我们这边吧…」


p-p用比往常更低一些的声音说道。



这么说来…失去意识的时候肯定让大家感到担心了吧…



レ「…让你们困扰了真抱歉」


キ「レト桑才是、为什么生着病却不告诉我们啊?」


レ「诶?」


キ「再怎么想都得了这样的病了不是应该告诉我们比较

好吗?」



生病?キヨ君在说什么呢…



レ「我并没有得什么病哟?」


p「都到了这个程度了为什么还要隐瞒啊?」


レ「所以说我真的……」


キ「啧…给我适可而止啊レト桑!!」


レ「!?」



キヨ君突然非常生气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被结结实实的抓住的肩膀很痛,比起这个キヨ君更可怕。



キ「我们有那么多不值得你信任的理由吗!?」


つ「キ、キヨ君冷静一下…」



つわはす为了让キヨ君冷静一下带着他走出了房间。

p-p目送他们出去以后看向我的方向。



p「レト桑,真的不知道吗?」



p-p牢牢地看着我问道。



レ「当然不知道了、我才刚刚起来像个笨蛋一样」


p「是吗…那你觉得你得了怎样得病?

  比如说眼睛突然看不见或者是突然无法发声啊的病什么的……」


レ「这…这个……;」



就算突然问我这样的事也…;



p「就算被问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吧」



p-p苦笑着说着「抱歉抱歉」然后挠了挠头。



レ「那、到底是怎样的病啊?」


p「…是一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掉的病。」


レ「……哈?」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的病…?



p「因为レト桑突然倒下了,到这边的医院的时候这家医院就调查了レト桑到下的原因」


レ「然后那个结果就是…」


p「唔嗯、说实话我也很震惊哟、キヨ君也哭了出来、つわはす君也很久没有说话…」



恐怕キヨ君就是因为我刚刚对于那件事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才生气了吧…

不,但是我也是刚刚才听到这件事、不用那么生气也可以吧


等等、这么说真的可以吗?

真的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吗?

这之前也是,和大家一起实况放送时p-p脚滑摔倒了、和我撞在一起的时候、つわはす君将我的肩膀啪的扶住的时候也是、


那个时候心脏就像是被针扎着一般的疼痛了吧?

然后立刻就去了医院的也是我吧?


p「然后、关于实况的事情啊……レト桑?」


レ「啊、抱歉发呆了、实况怎么了?」


p「不…这之后实况要怎么办?」


レ「啊…果然……会停止的吧…」


p「这件事レト桑决定就可以了哟、我们不会干涉你的选择的」


レ「p-p真的是很温柔呢、实况的事情就让我再想一下吧」


p「嗯、慢慢的考虑再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呢」



p-p非常温柔的微笑着。


…在这之后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救えない命。第一話:発作 by ルトレ

阅览注意

 
 

此作品和现实中的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渣翻 无授权 如果有任何问题将会立即删除。

 
 

这是关于平和组(大概?)的文章。(但是这章只有reto和kiyo出场)

 
 

有生病梗,如果无法接受请勿阅读。

 
 

原作者未完结,现在更新到第二话。

 
 

如果您也能喜欢的话我会很高兴。

 
 

原文地址: 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5748553&mode=text#1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

 
 




__温暖的微风吹动着窗帘。

 
 

在白色的房间里,身穿白色病服的自己。

 
 

横躺在那里安静的睡着的,穿着运动服的男子。



 
 

我是什么时候已经对这幅光景见惯了呢。





 
 

自己的头发随着风而摇曳。

 
 

我今天也在这白色的房间里,就这样消磨自己的人生活着。

 
 

大家在一起欢笑着的那段时光、已经到了再也无法追上的程度了。

 
 

但是、还是会有祈求着想要回到那时的自己存在。


 
 

「嗯…」


 
 

啊呀,今天キヨ君起来了所以是在这附近吧。


 
 

如果你想听我说的话无论多少我都可以说给你听哟。


 

 

我的寿命正在接近极限__

 


 

▲▽▲▽▲▽▲▽▲▽▲▽▲▽▲▽▲▽